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湖南宜章“黑矿主”挖断公路逃避国家安检(图)

发布日期:2021-11-25 09:04   来源:未知   阅读:

  核心提示:就在全国轰轰烈烈整治非法煤矿的时候,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麻田镇骑田林场里面40多家非法煤矿仍在“顶风开矿”。非法煤矿的滥采乱挖,导致麻田镇上洞村村民的生活及农田灌溉用水被严重污染并出现断流。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些非法小煤窑的老板们得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安监局”)局长李毅中将于11月12日率领督察组到宜章县督查的消息后,竟然调来挖土机,将进入骑田林场的2条公路全部挖断,以达到躲避督查的目的。

  11月20日上午,记者驱车赶往骑田林场进行采访。在骑田林场半山腰的老庵堂地段一“Y”字路口时,记者看见进山的上下两条公路全部被挖断,上面一条路被铲车挖出一个长七八米、深4米的大坎,挖出的泥土犹如一座小山般堆在下面一条公路上。一些要进、出的村民站在大坎的旁边爬来爬去,路过的摩托车司机则请人帮忙将车子抬过断口处,几辆欲进山的汽车也只得在此掉头。记者看到,司机与路人怨声载道。

  “都是那些非法煤矿老板出的馊主意,怕上面来骑田林场检查就将路挖断,检查组的人没被阻拦住,反而还害苦了我们。”一出租摩托车十分气愤地说,“这些矿的老板信息不晓得怎么这么灵通,在国家安监局局长李毅中没有来宜章之前,他们就知道了,这足以证明煤矿老板的关系与上面领导非同一般。”

  “这两条公路是在11月9日被挖断的,那天我正好从这里经过。”看到有记者来采访,另一路过的村民立即插上来说。“当时看到从骑田林场那边开来一辆大铲车,举起铁爪抓在上面那条公路中间挖坑,将挖出的泥土全部堆放在下面的一条公路上,我还以为是哪个霸道的老板要在上面的公路中间开煤矿呢!”看到路被挖断,采访车不能够前进,记者只好将车停在一边,步行几公里来到了斋婆冲、黄花坑一带采访。

  下午1点多钟,记者采访回来时,看到一台ZL50-II型铲车正在将曾经毁坏的公路进行恢复,在一阵吆喝指挥声中,铲车很快将被挖断的2条路口修通,并用铲车来回碾压。看到这种情况记者举起手里的数码相机‘咔嚓、咔嚓’连按了几下快门。

  “搞什么鬼,有什么好拍的,”在离此不远处的一辆小车上,一老板模样的人操着一口浓厚的宜章话向记者吼道,“不要拍了,再拍就砸掉你的破相机。”见情况不妙,记者立即离开了此地。

  “听说那些老板知道记者来了,路被挖断怕影响不好,”在回来的路上,一村民悄悄告诉记者:“再说国家安监局局长李毅中已经回京,整治煤矿的风声也过了,矿老板要他们赶快把路修好,继续运煤出来。”

  “从去年开始,有人发现骑田林场绿油葱葱的树林下,蕴含着十分丰富的煤炭资源,消息不胫而走,就陆续有老板在骑田岭的山腰开煤矿。”在麻田镇上洞村,一位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村民指着远处的山林说。

  记者顺着村民手指的方向放眼望去,看到20多家非法小煤窑散布在密林深处。山上随处可见矿工忙碌的身影,在风炮声、柴油发电机的声音中不时还会传来几声“轰、轰、轰”的闷炮声 。

  站在斋婆冲地带的山头,放眼望去,山上山下的非法小煤窑随处可见,这些小煤窑设施十分简陋,一块篷布四角用木棍撑起就是厂房,打矿的机器及小发型电机安放在隐蔽的小山洞里,还有些矿与矿之间的距离相隔不到100米。“检查的来了,他们就将电线一收,篷布一扯,偃旗息鼓,检查的一走,他们就拉通电源继续开工。”当地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在斋婆冲、黄花坑一带的山上看到,有些老板为了方便省事,将小煤窑的井口开在水渠上不远处,挖出的泥土、石头、矸子直接倾倒在水渠上,把渠道掩埋填平;有的小煤窑就开在水渠的底下,造成水渠严重漏水和下沉;更有的干脆就把井口开在水渠旁边,把水渠地基平面当作铺设运煤车轨道的路基,直接把枕木和轨道铺在水渠上面。小煤窑风风火火的非法作业使当地村民的生存形势十分严峻。

  宜章县麻田镇上洞村位于郴州市骑田岭山脉的南端,与北湖区芙蓉乡,临武县接龙乡相交,是二县一区交界之地。这里曾经群山环绕,翠竹成林,环境幽静,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从村中穿过,自然风景十分秀丽。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代在这里生活,一年前,这里还是山清水秀,一片田园风光。

  自从有人发现国营骑田林场的下面蕴藏丰富的煤炭资源后,大大小小的非法煤矿如雨后春笋般在骑田林场内冒出,将这里的清山“蛀”得千疮百孔。水土的严重流失与无节制的砍伐使当地的溪水枯竭、数十亩良田无法灌溉。今年1月开始,小煤窑的风炮声彻底打破了骑田林场往日的宁静,发展今年10月,仅斋婆冲、黄花坑一带就冒出了40多家大大小小的非法小煤窑。

  据了解,非法小煤窑的滥挖乱采,不仅严重浪费了骑田岭山脉南部宝贵的煤炭资源,而且严重破坏了这一带的生态。自今年5月份开始,上洞村的人畜饮水被严重污染,小溪里面流淌的不再是清澈的山泉,表面浮着一层污油的极浑浊的污水。浑浊的溪水里浮满了生活垃圾及废弃机油、柴油、硫酸等有毒有害物,水源被严重污染,当地村民苦不堪言。曾经有着“世外桃源”美称的上洞村就这样被彻底摧毁。

  “9月底,供上洞村用水的水渠彻底断流,三组村民限入缺水困境。”陪同记者采访的一位村民边走边说,“10月10日,我们集体到县信访办上访,在县领导的干预下,骑田林场用废水管将几处被阻断的地方接通,暂解了村内缺水之急,但水质很差。”

  就是在村民们上访之后,非法小煤窑的缦延递增趋势也没有因为村民的叫苦声和呼吁声而放慢节奏,相反,在利益的驱动下,小煤窑的数量与规模仍在不断扩张。“他们(非法小煤窑)毁坏了我们的山林,强占了我们唯一赖以自以生存的引水渠道。水源被污染了,并且经常断流,我们只有到2公里之外去挑水喝。”当地村民无奈的眼神里透出无比的愤怒。

  据业内人士介绍,要整治非法小煤窑并不是件难事,开矿必须要引爆物资,只要将民用炸药管理好就可以了。那么,宜章县麻田镇斋婆非法小煤的炸药从何而来?郴州市煤炭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非法煤矿能取得用水用电和民用炸药,与国家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密不可分。

  “一些部门特别是基层派出所的个别民警责任心不强,业务水平较低,工作存在疏失和漏洞,以至未能及早发现非法储存、买卖爆炸物品的窝点和渠道。”宜章县一退休干部直言,非法小煤窑炸药的来源主要有三条途径,一是通过熟人、或者在利益驱下,在公安机关开出有关证明进行购买炸药;另一途径是非法煤矿老板通过合法煤矿到公安机关开出证明;再就是通过“地下”交易进行炸药买卖。

  对于前面的两种说法记者一直无法求证,至于“地下”交易买卖炸药,记者在宜章县城最繁华的街头倒是看到这样的广告:大量供应炸药、雷管,联系电线。

  据宜章县物资总公司梅田镇物资供应站的工作人员介绍,该站负责梅田镇、麻田镇以及浆水乡煤矿炸药雷管的供应,目前梅田镇物资供应站供应附近3个乡镇的50多家煤矿的炸药。“我们肯定愿意炸药卖的多、生意好,炸药每吨售价是7000元,另外还可以收取400元一吨的运输费。今年5月份,在‘春雷行动’的时候我们差点亏本了,”一位身穿有“民爆稽查”字样制服的工作人员笑着对记者说道,“那些煤矿是否合法我们不知道,也没有必要过问,物资公司毕竟是一家企业不是职能部门,也没有权利去干涉煤矿是否非法。只要有人出具公安机关有关证明我们就可以进行出售,这种经营方式在全国是统一的。”

  “我们都是给合法的煤矿出具证明,而且最多一次只允许购买一吨,有时还派稽查人员到合法煤矿检查,以防炸药流失。”宜章县公安局危爆大队一位女干警告诉记者,“骑田林场地处两县一区,地形复杂,是个三角地带,那些非法煤矿的炸药绝对是从其他途径弄来的。”

  “我们在多次口头向上级反映无效之后,于6月19日,以书面形式向郴州市信访局、宜章县信访办、宜章县国土、林业、环保等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一位村民告诉记者,6月23日,宜章县国土资源局以书面形式做出了回复。

  在回复函上,记者看到这样的一行字:“自4月9日“春雷”行动开始后,宜章县委、县政府领导组织相关部门对这一带非法小煤窑进行了地毯式清整,所有非法煤矿被干净彻底的关闭到位,真正做到了“六不见”、“七不留”。“春雷”行动后,还组成了“骑田林场矿业秩序整顿巡逻队”,在新建二区和斋婆冲安营扎寨,昼夜巡查。”

  “矿业秩序整顿巡逻队被那些煤矿老板买通后,非法煤矿很快又死灰复燃,”当地村民凑到记者耳朵边悄悄地说,其实就在国家安监局局长李毅中率领督察组正在宜章督查时,那些非法煤矿晚上还在加班加点。

  “尽管斋婆冲、黄花坑一带山高林密,隐蔽性很强,我们还是发现了斋婆冲一带非法小煤窑活动的踪迹。”宜章县国土资源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国土资源局发现之后,立即采取了措施,并促督麻田镇政府及骑田林场相关负责人对该处非法小煤窑进行了多次清理整顿。由于受该地段自然条件限制,所以清理整顿效果并不明显,用圈地方式抢占地盘的现象依然有增无减。

  麻田镇斋婆冲非法小煤窑如此泛滥,当地百姓呼声十分强烈,他们几次三番找当地主管部门反映情况,希望能够有人出面制止,然而,记者在宜章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书面回复上看到这样一段话:“宜章县骑田林场辖区内的斋婆冲、黄花坑地段非法开采的小煤窑已经彻底清理到位,至于你们(村民)提出的非法开采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属于环保部门的职责,应该由环保部门依法按程序处理。”有人说,斋婆冲、黄花坑地段非法小煤窑就是在这样的皮球战中获得了生存。

  宜章县安监局一官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在骑田林场内是有数十家非法小煤窑,但是由于骑田林场地处临武县、宜章县、以及郴州市北湖区的交界处,加上地形十分复杂,这一切给煤矿整治带来一定的困难。前不久,我们会同公安、林业、煤炭、国土等部门前去骑田林场整治非法小煤窑,还抓住两个煤矿老板进行了拘留。”同时,这位官员还在电话里说道,就在记者采访回长沙的第二天,已经由郴州市政府牵头,抽出公安、林业、煤炭、国土等部门组成了矿业整治小组对骑田林场内的煤矿进行查处。并一再说明,通往骑田林场的路被挖断,并不是为了阻止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及督查组的进山检查,而是在李毅中局长来湖南之前就被挖断了。

  11月8日至12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赴湖南督查组在衡阳、郴州2个市的耒阳、宜章、嘉禾县(市),检查了9个乡(镇)的20个煤矿,深入资兴矿业集团周源山煤矿井下进行检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率领的赴湖南督查组,向湖南省政府提出了进一步加大煤矿“整顿关闭”工作力度的意见与建议。李毅中在湖南宜章督察时,发现不少小矿存在“糊弄型整改”现象。在荣福煤矿,李毅中很快发现矿长汇报中有许多不实之处:该矿设计生产能力6万吨,去年实际生产8万吨,但矿长一口咬定年产8千吨,对瓦斯绝对涌出量数据也说不准。而该矿正在停产整顿,整改方案仅寥寥的“清修加固”四字。

  据新华社电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昨日向记者证实:宜章县梅田镇更新煤矿11月27日发生煤与瓦斯突出重大事故,死3人伤1人,矿主没有向当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等有关部门报告,隐瞒事故真相,自行组织救援,并按每一死者28万元的标准赔偿了死者家属。

  据宜章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重大事故6小时内不向有关部门报告的,视为有意隐瞒。更新煤矿27日上午6时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后,没有及时向相关部门报告,隐瞒事故线日上午宜章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接群众举报后前往梅田镇调查发现,事故现场已经清理完毕,调查人员根据群众举报找到了死伤者家属,确认更新煤矿已发生重大事故。

  据介绍,这是一家正在申办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个体煤矿,年设计生产能力3万吨,其矿主昨日已在当地公安部门接受调查。宠物狗楼道内大小便惹人烦 物业呼吁养中国电信云计算贵州信息园这六年